*魔鬼基金,多多益善*

2011年3月14日星期一

Only a dream

在旧家的走廊上看到他,是很多年前的模样。

他坐在轮椅上,我居然显得不惊讶,只是背部传来一阵寒意。

轮椅身后站着个样貌模糊的女人,穿白衣的。

是他的日本妻子吗?应该不是,记忆中女人的肤色很黝黑。

我曾在新闻报导看过她,典型白皙的日本女人。

他是死了吗?还是亡魂回归的假象吗?

凡是需要极力挽留的,其实已经表示留不住了。

无法提起勇气走向他,即使再清楚不过我眼前全是梦境。

说白了,我依旧会狷介。

假装不在乎,需要消耗很多能量说服自己。

我想自己在梦中能够做得从容不迫,但终究选择转身离场。

只是一场梦,就将我的懦弱彻底地表现。

明明在乎,却不敢承认在乎。

7 条评论:

嘉政 说...

When did you know he was married? Some of the reasons for this matter, and you should know....

YT 说...

虽然不懂这篇的真正内容,但是想对你说,有时候懦弱并不可怕,因为很多事情根本就不能也不需要假装我们不在乎。

mamaceo 说...

有点看不明白
不过希望你一切安好 hughug
:)

比比 说...

什么东西在困扰着你。。。

Cherry 说...

hughug + kisses

杰夫 说...

有“深”度。。。xD

匿名 说...

movie scene meh...

- m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