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基金,多多益善*

2012年12月24日星期一

下了地狱再上天堂的生产记(下)

继续我Part 2的生产记~
注射完无痛分娩针,护士扶我躺平在床上,将背部的细管拉到我床边。
麻醉师说可以的话尽量平躺,因为斜躺有可能会导致麻醉药倾向身体内一边。(后来平躺了5个小时后,我还是稍微翻个身去斜躺松松背部。)
这时候严重觉得下半身的皮肤发痒,尤其是大腿部位,护士说是麻醉药造成,痒一会儿很快会消失。
躺在床上的我,眼睛直瞄子宫收缩,依旧频密,可是阵痛全然感觉不到了!
犹如施了魔法似的,早前死去活来的疼痛不见了!!!我感觉上了天堂,哟呼!!
这时候的我已经笑得出,突然想起自己肚子饿,就让abang问问护士可否外带食物到产房吗?
换来的答案是,不可以!!护士说直到生产后才能进食,原因是担心我会突发性进行剖腹产,所以要puasa。我拉着脸问护士喝杯美禄总可以吧?结果也是不行,仅同意让我喝自己带来的蜜糖水,好凄凉啊!呜呜呜!
既然不能吃,我就睡吧!昨晚才睡一个小时,虽然不至于筋疲力尽,但不知还要熬多久,趁机补眠补体力。

接下来的时间我很快活(这样的形容大家有开心吗?XD),皆因我除了睡还是睡。
虽然已经感觉不到阵痛,可是严重子宫收缩时还是feel到肚皮硬硬。
睡着醒着,护士每隔一段时间进来看子宫收缩图、量血压、更换屁股下的垫子等等。
中午四点,助生护士来帮我做内检,打了无痛分娩针后,连做内检也不会痛,就只是感觉有手指在挖你,我真的好庆幸打了这支天堂针~XD
内检结果是开了五指,看来我想在傍晚生产是不可能的事。
期间我JGJP来了医院两趟,我依旧还在产房边睡觉边等生产。

助生护士每隔一两小时会进来跟我聊天,了解情况之余也给我打气。
CA的护士大致上很友善,会不停鼓励我、给我正能量、和我分享她们的生产经验等等。
午班的助生护士在七点下班临走时还不忘来床边给我支持,她说希望我如愿自然产,别进手术室,并笑着说隔天上班第一时间来看到我的宝宝。

基本上,早午晚三班的助生护士都被我meet到,我在产房度过这么漫漫长,请一定要让我顺产成功,这是当下最大的愿望。
床边放着abang在日本神社帮我求回来安产的御守,他说跟日本神沟通好,一定能顺产。
其实我当时不懂哪来的信心,虽然生产过程特别慢,却自觉有点运气不会被推进手术房。
 
 
晚上八点,Dr Haw进来帮我做内检,有七指了!!终于看到点希望!!
Dr Haw说我子宫墙厚,这可能是导致子宫开得慢的原因。
看着那子宫收缩图猛烈起伏着,我再度庆幸打了天堂针。

足足超过十二小时没进食,隐约觉得胃不太舒服,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喝我的蜜糖水。
护士帮我检查麻醉药剂分量,从中午一点注射至晚上,他们担心分量不够。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从打天堂针后我就没下床,也没有想尿尿的感觉(我几乎喝完整瓶蜜糖水,估计膀胱应该很涨了。)
护士问我有尿意吗?我摇头,她稍微按了我的小腹后说要帮我导尿。
导尿也是没有感觉,只听到水流出来的声音,完全不使力。

踏入九点半,Dr Haw再度来帮我做内检,我心中默念开十指开十指,从我入院至当下已经等了十七个小时,这还不算我凌晨在家阵痛的时间,我不要再等下去了。
检查完毕,Dr Haw正式宣布我可以准备生产,噢耶!!!念力有效~
护士把我双腿挂在产架,升高床铺让我握住两边的铁支扶手。
然后她们教我如何吸气憋气,待阵痛来袭马上用力推。
医生把免痛麻醉药剂减量,让我感受阵痛来配合使力。
写到这里我才突然想起,护士没有给我剃毛和通肠咯!

控制呼吸,配合阵痛节奏使力推,大概三四次左右,护士就说看到宝宝的头发。
这时,Dr Haw才套上手套坐在我前面准备帮我接生。
大概是前面让我折腾太久,push的过程居然比我想象中顺利和快速。
Dr Haw说我使力的技巧很正确,务必要我在下一次阵痛来时继续加油!
尝试几次的力推,感觉下身有股涨感,Abang很紧张地说宝宝整个头出来了。
护士在旁继续帮我数着之余还稍微给我压了下肚子,说再推个一两次,宝宝就能出世。
来吧!来吧!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一定要帮宝宝给推出产道外。
随着我这次的推,一大滩水和某个物体(我想不到更好的形容词,将就下!)从下身涌出。
十月怀胎,等的就是这个时刻,这个小人儿终于来到我怀里。
(由于担心画面血腥,贴心的摄影师将这组照片调色处理。)



 
如我预料中,我哭了,他哭了,宝宝也哭了,一家三口就差没抱头在一块哭的画面。
护士笑着安慰我“不要哭,你看你的宝宝很健康。”
是的,从她那“天籁”的哭声就知道她很健康。 

原来她的双下巴是天生的~XD


她是个好奇心重的宝宝,出世后眼睛一直瞄东望西,还给她爸吐舌头~:p

体重3.18kg,身高50cm。(38周产检明明是3.3kg,出世反而缩水。)

Hi,我们终于见面了!!


大概是有免痛麻醉,生产和缝伤口一点也感觉不到痛,真的!!
我还是再三庆幸打了这支天堂针,确实大大减少了我的痛苦。
至少,它让我免痛了十个小时,绝对是值回票价。
可是我整个人好虚脱,希望能尽快离开产房回到病房好好休息。

缝针时,全身发冷双腿不断抖着,我要求护士关掉空调。
同时整个胃好不舒服,一阵吐意涌上喉咙,不顾一切捉了附近铁盘子往里面吐。
之前喝的蜜糖水给吐出一大半,幸亏之前没进食,不然会吐得更辛苦更狼狈。
吐完后我整个人显得更虚脱,医生护士说话,我听起来都像隔层音,模模糊糊。

Abang前脚跟护士出去处理宝宝的事,小美和我妹后脚就进产房。

没错,我家属直接进产房探望我,小美说是Dr Haw同意让她们进来。
第二波的呕吐又来,Dr Haw说这可能是麻醉药的后遗症,他帮我在点滴中注射了些药物。
产房里狼狈不堪,但我家人却忙着跟新生儿打招呼、拍照、发布消息什么的。。。
我告诉护士今晚我实在没办法哺乳,请她们明早再把宝宝抱过来。

大概凌晨十二点,我才被送回病房。
饿翻的我准备要吃小美给我带来的食物,才放进嘴巴嚼不到三下又是一阵猛吐。
只好随便喝下半杯美禄,赶快找周公去!我实在没有多余体力,眼睛也快撑不开。

Abang搓热苏合油替我暖脚,再帮我穿上袜子,我就昏睡过去了。
隐约中,听见他吃饭、洗澡、睡觉打鼾的声音。虽然整个生产过程我耗了不少体力,但期间我还是有小睡休息到。可他陪足我这么长时间,进出产房也非常疲惫,他也不曾轻松过。
我在想,倘若生产时少了他的陪伴,或许我就不至于这么有信心。

睡到半夜,背部之前扎针部位出现疼痛,于是我翻身打算侧睡。
殊不知一个翻侧身,肚里有个“东西”在滚动,这感觉超可怕,好像五脏六腑尚未归位。
接着我就一直乖乖平躺回去,虽然背部小伤口疼,可侧身躺的感觉实在太吓人。

睡到早上六点多,吃了些医院提供的饼干和美禄,就开始跟我宝宝第一次亲密接触。
小小身体躺在我臂弯里,宝宝很快就找到食物源头,小嘴吸咀着,好几次睁开眼睛望着,似乎正享受着妈妈的爱。
 
哺乳同时子宫也会收缩痛,类似生理痛一样不舒服。
屁股也不敢乱动,担心弄痛伤口,连坐也坐不挺。
产后第一次上厕所尿尿是害怕的,虽然护士有说要陪着我,但我好害羞坚持让她在门外等着。
那个部位缝了针,连尿尿也要小心翼翼,一直憋着气,深怕稍微用力让伤口不好受。
我要称赞Dr Haw的好手势,伤口大概三天就不痛,一周后几乎99%痊愈。

午餐前Dr Haw和儿科医生来巡房,跟我检查后,Dr Haw说我随时可以出院。
太好啦!!我的两天一夜trip总算圆满结束了。
JGJP、小美和我爸幸好赶在午餐前来探望我,小美和我爸顺便陪我一同出院。
由于单人房客满,我住双人房,隔壁床马来孕妇跟我差不多时间入院,可是她的运气没这么好,努力了一天一夜子宫还是不争气。我凌晨被送回病房时,她才刚进产房开始催生,早上七点多听到护士跟她老公说被送去手术室准备剖腹产,我有默默为她祈祷。

宝宝没有黄,排尿排便顺利,医生为她注射了预防针,就开开心心跟我们回家去。
经历过这次人生大事,我觉得生产时不痛,最痛只是阵痛过程。
像我这样打了天堂针,基本上后半部的生产过程是可以用“舒服”来形容。
整个怀孕到生产过程,我始终觉得最难熬是初孕害喜那个阶段。每天吐个二十多次,永远不知道这状况会维持多久?每天都在盼望这是最后一次吐了吧?但是生产的阵痛至少有个时间,你知道它顶多维持十几个小时,最坏的情况就是送去剖腹。我所谓难熬的心态是用时间长短去计算,见仁见智吧!反正我觉得生产没有想象中可怕,或许是宝宝让我充满勇气面对这一切。


虽然母乳不足,但我的宝宝还是被养得白白壮壮。而且每天看着她健康长大,让我这个妈妈心中充满自足和喜乐。
 
谢谢你宝贝,来到我生命里!我会用毕生的努力好好去爱你。


2012年12月20日星期四

Greenlicio​us:幸福满足有机餐

上一篇的留言我一字不漏看完,可真的没时间好好留言回复大家,盼理解!
其实生产真的没有想象中可怕,所以希望我的分享没有吓坏各位。
另外,不管自然产还是剖腹产的妈妈都很伟大!只是大家经历着不同时期的痛楚与煎熬。
 
这两天遇上手机坏,车子电箱坏,年尾一次过给我够够力的破财!!衰到~>_<
原本预计要送自己的圣诞礼物只好暂时搁置缓一缓,48无奈!!
宝宝满月打预防针后晚上一直闹别扭,想好好写part 2的生产文也偷不到时间。
 
因此,这篇饮食囤稿是充数(实际上这家餐厅很值得分享给大家,健康又好吃!)
 
提到有机食物,大概首个想法就是寡味、清淡、素食等等。
实际上还没接触这家餐厅前,我的想法如上。
总认为,好吃的食物肯定跟有机扯不上关系,敌友有别。
 

应该要感谢网友Choco Yam,因为她的推荐,所以有口福享受到一顿截然不同的有机料理。
Choco,这家Greenlicious就是你跟我提有怀石料理Green Green Kitchen的分店。)
 
喜欢翻开menu首页的标语“创造一个幸福和安全的餐桌”,看起来很有良心~XD
确实真心想推荐此餐厅给大家,我也希望一直对我有心的你们能吃到健康美味兼养生的幸福料理。
 


Greenlicious的环境相当朴实简单,两层楼高,home style feel强烈。
整个概念以有机环保为主,却不过于拘束,没有那种太商业化的气氛。
 
连厕所内也讲究有机概念,至于是什么有机?先卖个关子~
待你们有机会亲自光顾,自行到厕所探究一番吧!:p
 

有在照片中发现到俏孕妇吗?XDD
对,这文真的囤了好些时间,因为它值得推荐,所以我才一直保留着发文期。


餐厅也出售多种有机产品,吃的喝的用的,应有尽有。
餐厅老板还准备在法国村附近新增有机旅馆,就不晓得已经开放了没?
待我下次去餐厅光顾,再跟老板好好了解。


百香果茶 RM14.90
 
虽说是茶,实情是借用台湾流行用词,它是综合果汁。
含有抗氧化的百香果、柠檬、黄梨、苹果等果汁挤出的饮料,别以为这是冰饮,它可是温温的口感。


Greenlicious Fruit Salad RM10.90
 
集合火龙果、香蕉、黄梨、苹果、芒果、覆盘子等多种营养新鲜水果的沙拉,我只能说这沙拉入口特别美味!而且五颜六色的水果,未吃就赢了卖相。
 
可能是有机水果的关系,也可能是自制沙拉酱的关系,反正它绝对是我少有吃了之后会念念不忘的沙拉前菜。(至今我看回照片仍然念念不忘它的好味道!)
 

蛋卷沙拉 RM12.90
 
又是一道真人不露相的小吃,我以为它就类似夜市售卖的紫菜薄饼。
 
殊不知一入口马上惊喜连连,只能说厨师很厉害也很用心,居然将这么平平无奇的小吃化腐朽為神奇,super好吃!!(单是前菜沙拉和小吃就已俘虏我心,所以说!我怎能不推荐这餐厅?)
 

擂茶王 RM15.90
 
敢自称为“王”的肯定对产品是信心满满!!!
这道擂茶王没错很有诚意,比如说它的饭以擂茶base先煮一煮,让蔬菜味更浓郁。
 
擂茶汤也是每碗即点即煮,香馥又浓稠。擂茶饭的佐料也很讲究颜色和营养度,蔬菜和豆类均衡。
 
偏偏对上我这个擂茶痴来说,它尚不是惊喜之作,我只能给它打75分。
(世上100分的擂茶在我家,出自小美厨师~n_n)
 

蜜汁三文鱼意大利面 RM26.90
 
本人很抗拒吃煮熟的三文鱼,那是因为熟三文鱼有股我不喜欢的味道。可是我必须承认,这道蜜汁三文鱼让我破戒,味蕾彻底被它驯服。
 
外层香香的蜜汁、新鲜的肉质、出色的香蒜意大利面,我想说它是坊间难寻一好滋味。虽然形容有点夸张,但吃在嘴里确实如此!(我又猛在回忆它的好滋味,话说我昨天正式出月子,吃了牵肠挂肚的云吞面,大满足!!:D)
 

班兰椰浆饭香酥鸡 RM16.90
 
这道我也要大力推荐!一端上桌就是传来阵阵班兰椰浆的芳香,用了新鲜蔬菜汁和椰油取代了椰浆,味道媲美市面上真正的椰浆。(更重要是,健康!从此吃椰浆饭不再担心胆固醇啦!)
 
妙在鸡肉如何做到有机?原因是这些鸡在农场听音乐、喝yogurt、吃有机饲料长大,怎么跟神户牛的饲养方法差不多?
 
Anyway,越吃越开胃,层次很丰富,连我家那嘴叼的abang也少有给它称赞。
 

2012年12月16日星期日

下了地狱再上天堂的生产记(上)

很努力在回忆我的生产情况,生怕漏了什么写到乱七八糟。
生产后记性变糟了,整个坐月子生活上琐碎事我都重复问身边的人,我高度怀疑我像患上老人痴呆症。
比如早餐吃了没?今天星期几?车贷还了没?网购都东西汇款了吗?
不是爱认叻,以往生活上所有行程都安排井井有条,在忙着的这一刻已经想好下一刻要处理的事务。
一周内的行程表无论多忙都无需记录,靠装在脑子里自动分配。
怀孕期开始发现记忆衰退,产后更严重,东西拿在手却还懵然不知四处翻找。
这个状况很大原因是我打了免痛分娩,麻药产生的后遗症。
 
开场罗嗦完,该要进入戏肉了。
对于生产说完全无恐惧是骗你,尤其同期的孕妇们像LekKelly、观珊等人纷纷从自然产变成突发剖腹产。
没错,我是怕痛,但我更怕被剖腹。
因此,我每天重复好几次跟宝宝沟通,希望她顺利从产道出来。
祈望她也是女生,盼要有同理心,哪个女生/女人不爱美?别让我肚皮长蜈蚣。
 
怀孕踏入39周的那个星期六开始严重落红。
但由于没有任何阵痛反应,我就施施然继续泡剧、上网和睡午觉。
小美说应该差不多时间了,星期日午餐还给我煮酿豆腐,说吃饱饱才有力气生产。
Abang开始收拾,把待产包、热水壶、相机等等放好,大家似乎准备就绪。
整个下午都没任何动静吃白果,只有轻微的假性阵痛,全家人那紧张气氛又被缓和了下来。
晚上我继续躺在床上泡《雷霆扫毒》,馒头似乎很霖林峰,逢他出场就给我踹几下。
Abang对我肚皮说了些恶心的悄悄话“Baby快点出来,papa也很像林峰的咯!!”
哇塞!除了肤色之外,我找不到他跟林峰的共同相似处~车大炮眼睛也不眨!!XDD

为了拼命追完大结局,搞到凌晨十二点左右才入睡。
凌晨两点从阵痛中醒来,这种阵痛有点不寻常,上厕所发现落红情况更严重。
才睡了一个多小时,整个人昏昏沉沉,躺回床上继续休息看会不会好些。
阵痛断断续续来侵蚀我,忍到凌晨四点才开始拿手机出来记录阵痛频率。
很好!十分钟痛一次,正盘算着要不要忍到天亮才入院。
顺便让abang继续多睡点,早晨六点才叫醒他,却无心被我上厕所声吵醒。
他开始梳洗换衣,泡了杯奶给我,留了纸条给小美,我们大概五点半就出门去医院。
 
抵达医院还不到六点,护士问了我情况就直接送我到产房去。
没错?!!是送了我去产房,而不是病房。(而且护士还体贴问我需要轮椅吗?)
护士帮我做胎儿监视器和子宫收缩检,根据图表阵痛还不算密集。
大概一个小时后,助生护士过来帮我做内检。
这助生护士手势略粗鲁,痛得我抽了好多口气,虽然她频频跟我say sorry,可我真的超想踹她。
内检结果居然不到两指状态!!!我体内的血已经大量大量地涌出。
助生护士要我出去吃个早餐,反正Dr Haw要九点才会进来。
那时的阵痛依旧持续十分钟一次,每十分钟我的脸就会纠结成一团。
我知道这刻的阵痛不算最难熬,无法想象的可怕还在后头等着呢。
早餐回到医院大概九点,我在走廊踱步,据说走走能帮助子宫开得快。
从走廊望见Dr Haw后,被指示回去产房报到,护士依旧一副熟练地给我套上胎儿监视器和子宫收缩检仪器。


九点半,Dr Haw终于来跟我打招呼,看了子宫收缩图表后他示意要帮我做内检。
这次的内检可谓是我人生中的恶梦,从早上六点在九点多,我依旧保持两指的状态。Dr Haw用手指在里面硬撑帮我开到三指,同时弄穿羊胎水。痛得飙泪不在话,我是近乎狂喊哀嚎情形,助生护士还帮忙压着我的腿让Dr Haw硬撑我的子宫门,完全是任人鱼肉。隐约中,听到Dr Haw说了好几次sorry(我会原谅你的),整个过程大约两分钟,我感觉过了两个世纪之久。
一股热流涌出,羊胎水穿了,我也暂时算解脱了这场内检恶梦。
Dr Haw继续帮我打点滴催生,助生护士则告诉我如何使用氧气罩。
医生和护士前后脚离开产房,又剩下我和abang在冰冷的产房内
Abang眼眶红红对我说,刚刚那幕歇斯底里让他很是难过。
我心里嘀咕着,这只是热身,大概这种歇斯底里还要上演好几次。
十一点,阵痛已经上升成十分钟两次,护士看了我的子宫收缩图表,说cantik,预计或许能开到五指。

助生护士套上手套慢慢走向我(请自行配上大白鲨的音效),又来一次内检了。
终究还是忍不住哀嚎几声,但这次很叻女没有掉眼泪。
助生护士的内检结果令我难以接受,天啊!还是保持三指!!!How come
看情况,每分钟开一指这事没有发生在我身上。
我问护士是否要把我转回病房,待在产房压力很大。
护士说以我的阵痛表来看,随时在几个小时内可以生产,还是待在产房比较安全。
 
十分钟两次的阵痛参杂着很多情绪,不安、担忧、痛苦。。。。
望着墙上的挂钟,每分钟都是煎熬,阵痛一来袭,我尝试了深呼吸、用氧气罩、转移注意力,统统失效。
十二点,阵痛再度升级,子宫收缩表高达90以上,有好几次我痛到失控咬自己的手臂。
Abang边捉我手边阻止我咬自己(他应该offer他的手给我咬嘛!!:p
太长时间持续着无止境的阵痛,确实会让人失常失智。
难怪我以前听说有孕妇痛到打自己肚皮,原来这并不是不可能发生的。
 
我怀孕后频频问身边的人,到底阵痛的痛怎样形容?
从来没人能给我解释,也没有明确的答案。
经过我亲身经历,阵痛就像有辆车子辗过你下肢,筋骨全碎的痛楚,而且还要每分钟辗一次。
 
护士之前有吩咐我如果需要打任何止痛针或无痛分娩针可以随时通知她们准备。
打无痛分娩针有个讲究,就是必须在开五指以下才能进行注射。
我必须要趁当下决定是否进行无痛分娩,Abang原本很抗拒我打无痛分娩针,可看到我被阵痛折磨到咬自己,他为了自己手臂着想同意我任何决定。:p
我决定要进行无痛分娩,刻不容缓命abang让护士通知了麻醉师准备。
 
一点左右,麻醉师进到产房跟我解说打无痛分娩针的步骤和情况。
关于这针任何后遗症我都没问,我只问了麻醉师一句话“会不会影响胎儿?不会的话就给我注射。”
产后有些人问我这针从脊椎骨下注射会不会痛?我说,当下已经没有什么痛比阵痛更痛了。
我签了同意书,上了厕所后,坐在床铺上等待麻醉师进行注射。同时间相当期待那磨人的阵痛赶紧消失~
麻醉师先用碘酒帮我在背上消毒,感觉阵阵凉意。
然后他说阵痛停止马上让他知道,因为阵痛时身体会动,影响注射准确。
Abang蹲在我前方紧紧握着我的手,我胸前抱着枕头,阵痛停止马上深呼吸并通知麻醉师下针。
麻醉针下去有轻微痛,之后插进去的细管我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什么。
麻醉师在我背部贴上固定胶布固定细管的位置,接着就是一阵凉意涌到下肢。
Part 2待续。。。。。